咸湿

春夏:我讨厌这世界的大部分,但是总有一小部分留住我。

是夜,闷热。车厢里放了一整夜的爱如潮水,那时我也应该是有爱并如潮水一般,可至今也未见过海水涨潮。